您的位置  首页 >> 理论探讨 >> >> 正文
浅析非数额型盗窃罪司法认定问题
[来源: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4年5月8日 | 浏览3331 次] 字体:[ ]

【摘  要】《刑法修正案()》将“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三种非数额型的盗窃行为纳入犯罪圈,与原有的数额较大盗窃行为和多次盗窃罪状相并列,丰富了盗窃罪的犯罪构成内容。但司法实践中,需严格、正确厘清非数额型盗窃行为方式的司法认定问题,体现出刑法的谦抑性。

【关键词】非数额型盗窃罪   入户盗窃   携带凶器盗窃  扒窃 

 

普通的盗窃罪犯罪构成以“数额较大”和多次盗窃作为定罪处罚的依据。由于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盗窃手法的多样性,这种“唯数额”和“唯次数”认定盗窃罪的行为模式便出现了一些漏洞,“实际中一些盗窃行为,如入户盗窃、扒窃、携带凶器盗窃等行为,虽然严重危害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并对群众人身安全形成威胁,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但往往由于案犯一次作案案值达不到定罪标准无法对其定罪处理,只能做治安处罚,打击力度不够,难以形成有效震慑。”[1]为了规制社会中存在的问题和解决司法实践面临的困境,《刑法修正案(八)》将“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三种非数额盗窃行为与普通的盗窃数额较大的、多次盗窃相并列,但这就需明确界定非数额型盗窃罪行为方式的司法认定问题,体现刑法的谦抑性。20134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盗窃解释》)对“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做了更加明确的规定,笔者结合《盗窃解释》对这三种非数额型盗窃行为进行分析和阐述。

一、入户盗窃司法认定问题

 《盗窃解释》第3条第2款对入户盗窃的界定为:“非法进入供他人家庭生活,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盗窃的。”对其应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认定:1.“户”具有两个方面特征,即必须同时具备功能特征和场所特征,否则按其他盗窃行为认定。功能特征表现为供他人家庭生活;场所特征表现为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但“户”本身并非“盗窃行为本身的组成部分,而是限制处罚范围的要素。”[2]2.对入户的“入”表现为非法性,即行为人非法进入他人住宅,或通过欺骗手段掩盖非法目的,合法进入他人住宅,也具有非法性,但有合法的原因进入他人住宅不构成入户盗窃;行为人入户前的主观故意,并非必须要有明确的盗窃故意,“哪怕此时的非法入户不是以实施犯罪为目的,只是实施一般的违法行为为目的而入户之后实施盗窃的,也应该认定为入户盗窃。”[3]3.行为人的身体必须进入户内,且实施盗窃行为。对于身体在外,而借用其他物体在住宅内盗窃的,不是入户盗窃。

   二、携带凶器盗窃司法认定问题

 《盗窃解释》第3条第3款对携带凶器盗窃界定为“携带枪支、爆炸物、管制刀具等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盗窃,或者为了实施违法犯罪携带其他足以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器械盗窃的。”对其应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认定:1.对“凶器”的界定,分为“客观危险和主客观相结合用途”标准。携带枪支、爆炸物、管制刀具等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盗窃,无论其携带的主观目的如何,一律视为“凶器”,这是客观危险标准;行为人主观上为实施违法犯罪的盗窃行为,客观上携带非国家管制的,但其他足以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器械,也应视为“凶器”,这是主客观相结合用途标准。[4]2.“携带”的认定,“是指在从事日常生活的住宅或居室以外的场所,将某种物品带在身上或者置放于身边附近,将其置于现实的支配之下的行为。”[5]即可以随身携带,也可以不随身携带,但行为人能够现实的支配,如置于行为人肢体所能触及的范围内。同时,携带非国家管制的器械,必须是有主观意图的,即为了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如果非基于违法犯罪行为而携带,则不是此类犯罪。3.携带的凶器不得向被害人明示或暗示,且不能使用。否则,行为人的明示或暗示使得被害人不敢反抗,符合普通的抢劫罪;如果行为人在抢劫时遭到被害人的反抗,行为人为了抗拒抓捕,而使用凶器或以凶器相威胁的,则构成转化型抢劫。

三、扒窃司法认定问题

《盗窃解释》第3条第4款对“扒窃”的界定为“在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上盗窃他人随身携带的财物的”。对其应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认定:1.扒窃场所,即发生在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上。“公共场所应注意考察包括两个因素:一是地点的因素,公共场所必须是社会公众共同进行公共活动的地方;二是人群的因素,公共场所必须有人群的聚集的地方;公共场所的这两个因素缺一不可被称为公共场所。”[6]“扒窃行为所处的环境具有特殊性,即必须是社会公众聚集在一起进行公众性活动的场所。”[7]所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空间场所特征,须具备正在使用或运行中的,人流量比较大,人员比较密集,任何人进出或者上下乘车不受限制的情况。若晚上十点钟进入体育馆内扒窃两三个打羽毛球的人,则是普通的盗窃行为。2.扒窃对象,即他人随身携带的财物。“扒窃与其他普通盗窃的区别之处,扒窃行为在打破他人占有取走财物这个所有盗窃行为共有的财产危害性之外,多出了一块侵入他人贴身空间、违反贴身禁忌的危害性。”[8]1)必须表现为非法靠近他人窃取随身财物,如果是合法的接近他人贴身财物,则构成普通的盗窃行为,车浩教授举例如下,E在马路上心脏病突发而跌倒,路过的F在得到E允许的情况下,伸手到E的上衣里兜内为其取救心丸,并顺手取走其兜内的200元钱,则不构成扒窃。(2)对他人随身携带的理解。社会经济的发展,增多了人们出行的机会,携带的财物由最初的贴近身体到用挎包、提包、手提箱来装载。因此,对随身携带的理解,应当跟随时代的变化理解,而不能仅理解为贴身财物。(3)行为人实施扒窃必须知道明确的被害人,也就是财物必须与被害人有紧密的关系。对被害人的明确的理解,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如客车上置放于货架上的他人物品,或放在客车后备箱内的他人行李,这些行李或物品肯定是客车上的乘客的,故被害人也是明确的,行为人如有窃取行为,也构成扒窃。3.扒窃需相对秘密的进行。扒窃是秘密窃取他人财产,而行为人是在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上实施盗窃,这种秘密性就具有相对性,即行为人以为自己扒窃没有被别人看见,即使被被害人之外的其他人看见,也是扒窃。


责任编辑:石泉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