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理论探讨 >> >> 正文
浅谈余额宝的法律监管
[来源: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 作者:紫阳县人民检察院 程国霜 | 日期:2014年5月8日 | 浏览3368 次] 字体:[ ]

去年下半年,一款“屌丝理财神器”——余额宝横空出世。余额宝以便捷、高收益、低门槛等手段吸引了大量的客户,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余额宝的用户数已经超越沪深股市的有效账户数,吸收超过4000亿的资金,余额宝的威力令各行各业为之侧目。所谓余额宝,实质上是支付宝与天弘基金公司联手推出的一款理财产品,它的本质是货币基金。余额宝有很多优点,比如:它盘活了沉淀资金,提高了资源配置的效率;提升了民众理财的热情,为饱经银行利率赶不上通货膨胀率普通民众提供了一种新颖的、便捷的、有效的理财方式;并推动了我国金融创新的进程以及利率市场化改革。但是余额宝作为一款金融创新产品,也会有一般金融产品所固有的风险,如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利率风险、操作风险等,另外还可能存在互联网技术上的风险。也因此,几乎从余额宝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存在着支持和反对两种声音。今年两会央行行长周小川终于就余额宝表态:“肯定不会取缔余额宝,对余额宝等金融业务的监管政策会更加完善。”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余额宝的存废之争可以就此停止了;第二,余额宝的监管会更加严格与完善。但是究竟该如何监管,笔者认为可以有以下思路:

(一)在现行的法律体系中寻找出监管的法律依据

由于立法的滞后性,我们对余额宝的监督管理不能仅仅等待新立法的出现。在新立法出台以前,我们还需要从我们现行的法律体系中寻找出监管的法律依据。往往,在我们现行的法律体系中,我们无法找到对于新兴事物的具体规定,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对它的原形与基础进行分析,找出其本质所在,而那种原形往往就是我们现行法律体系中已经对它予以规制的东西,这时这种相关的法律就可以适用。

在我国现行的法律体系中没有对它直接进行规制的法律法规。但是从余额宝的产生方式及运行方式来看,其实际上是货币市场基金的投资方式。既然是货币市场基金,就必须遵循现行我国法律体系中对证券投资基金的法律法规,包括《证券法》、《证券投资基金法》等法律,《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管理办法》等的部门规章。这些法律法规不仅对天弘基金公司进行约束,也对支付宝公司进行约束,虽然支付宝公司一直强调自己只是具有提供支付服务的作用,不是理财产品合同的当事人,但是它的实际运作模式已经达到了法律法规(《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对于基金销售的要求,所以它也应该受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

此外,因为支付宝公司还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它在支付方面的业务当然地也要遵循我们现行法律体系中对它的相关规定,比如:《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的规定。

(二)充分发挥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的监管作用

对于余额宝的监管,如今有两个监管部门,它们分别是央行与证监会。这两者的关系若处理不好,很容易发生监管政策相互抵触而难以落实或者是出现监管真空的状态。按照金融发达国家的经验,统一金融监管机构是大趋势。但在我国现行分业监管的体系之下,我们目前可行的办法就是做好各个监管部门监管权力的协调工作。2013年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同意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批复》,标志我国已经建立起了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如今就应该充分发挥它的作用,让它真正能够在对“宝宝们”一系列金融创新产品的监管上履行实质的职责,防止它沦为形式上的设计。

(三)启动相关的立法程序,构建互联网金融监管法律体系

虽然笔者前面提到要从现行的法律体系中寻找出监管的法律依据,用其对互联网金融进行监管,但即使是这样,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还是不够的。因为随着科学信息技术的发展,现在互联网金融中的许多情况都是现行法律在立法当时都没有考虑到的,比如:金融消费者的特殊保护、该类产品的信息披露要求、风险警示要求、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互联网金融的专门监管等等。为了与时俱进,我们的法律体系也要进行相应的完善,即要针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特殊性要求进行立法。

对于具体的立法思路,笔者觉得应按照如下的进程进行:首先,要填补现行金额监管法律体系中的漏洞,完善普遍适用的金融监管法律体系;其次,要订立专门针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基础法律,由此来针对互联网金融相对于传统金的特殊性进行规范;最后,按照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基础法律,出台相应的更细致的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等,使法律更具有现实操作性。 

在近日的博鳌论坛上,又有部分银行大佬对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创新做出了围攻态势传统金融业不能老拿危机来抵制创新,因为互联网虽然新生,但已经并将处于更加完善的监管之下,其并非洪水猛兽。我们对新生事物应该保持开放心态,这理应是一种发展时代与改革时代所具有的基本精神。金融监管应该有底线思维,在此之上的,一切都应该允许其有尝试和创新的空间。对新生事物保持开放心态,理应是一种发展时代与改革时代所具有的基本精神,这与密切监管并行不悖。


责任编辑:石泉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