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理论探讨 >> >> 正文
检察干警修改材料浅论
[来源: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 作者:合阳县人民检察院 高敏革 | 日期:2014年5月8日 | 浏览3227 次] 字体:[ ]

时下,修改材料已经是检察干警文书写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今中外,凡是文章写得好的人,大概都在修改上用过功夫。

马克思写《资本论》,从计划到草稿都经过了数年的和多次的修改。在反反复复修改中,当《资本论》第一卷写完后,他还要作一次文体上的修饰。他给恩格斯写信说:“工作进行得极其快意,因为在经过许多产痛之后,恬静地舐着婴儿,自然感到乐趣。”德文本出第二版,马克思改了一遍。对于法文译本,马克思为了使法国的读者容易了解,又作了许多修改。在文学家方面,托尔斯泰写《战争与和平》,据说改过不下七遍。他们写那样大的作品还改了又改,我们的干警平常写短文章、豆腐块、文书材料就更应当多加修改了。

普通所说的修改,是在一手资料经撰写并加工成材料初稿以后;其实在材料未写以前,对于立意布局的反复推敲,对于写作提纲的再三斟酌,都带有“修改”的性质。这种下笔以前的修改是最要紧不过了。正如盖房子首先要打好图样,作战首先要订好计划一样。要是这第一步功夫没有用够,写起来就常常会写不下去,或者勉强写下去了结果还是要不得。这种事先的构思或写提纲,一般干警都是做的,但功夫不一定都用得够。

我国过去有文不加点的说法,就是说有的人写文章不用涂改一个字。又有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一位文学家在写文章之前,总是把墨磨得很充足,然后钻到被子里去睡,睡了起来就挥笔写成,一字不改。这些说法如果是真的,我想一定是他们先就在脑子里修改好了的缘故。

现在我们的检察干警写材料,倒也用不着一字一句完全想好才下笔。现在的事物和我们对于事物的看法都比古代复杂的多,下笔以前多思索,多酝酿,也往往只能完成一个图样,一个计划,还是需要下笔以后边写边改来充实、来修正,还是需要写完以后根据自己的审查和别人的意见再三修改,最后写定。这种写作过程中和全篇写好后的修改,一般干警也都是做的,但功夫也不一定都用得够。

怎样才算修改的功夫够了呢?改的遍数多并不就等于改得够。衡量够不够的标准我想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内容必须正确,另一个是读者容易接受。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中讲:“文章是客观事物的反映,而事物是曲折复杂的,必须反复研究,才能反映恰当;在这里粗心大意,就是不懂得做文章的起码知识。”这是从根本上说明了写材料做文章需要多改的理由,同时也就指出了修改的目标。客观事物不是一下子就能够认识得清楚完全的,多一次修改就是多一次认识。表达我们检察机关的文字也不是一下子就能选择得适当,多一次修改就是多一次选择,就能符合法治思维的观点,切近读者、言之有物、事实客观清楚而吸引读者的眼球,而能否做到内容完全正确自然看我们的思想水平怎样了;但如果我们采取谨慎态度去修改,自己多用脑筋,加上向别人请教,对每一个论点每一个看法都不能随便放过,也就可以去掉或减少许多内容上的错误。内容正确了,就具备了说服读者的基本条件。不过要读者容易接受,也还依靠好的表现形式。还得在布局上、逻辑上、修辞上再花些功夫,才能够使撰写出的材料的每一句,每一段,一直到全篇,一下子打进读者的脑筋。能否做到表现形式很完美,自然要看我们干警现实性写作水平怎样;但如果我们采取替读者着想的态度去修改,总是想着我们所写的一般读者能不能完全了解,法律术语是不是通俗易懂,会不会得到最大多数群众的相信和赞成,是不是让人读后感到枯燥沉闷,也就可以去掉或减少许多表现形式上的欠缺。

一般材料的毛病,有问题的大概不外乎观点错误、不合事实、教条主义、空洞无物等项。并不是整篇要不得,而是局部内容或表现形式有缺点。就我在检察工作材料撰写实践中经验来看,检察材料撰写中主要有以下九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抽象笼统,叙事不具体,说理不分析。二是根据不足,就下断语,我要怎样说就怎样说,信不信由你。三是强调一点,不加限制,反驳别人,易走极端,没有分寸,不够周密。四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说得很多,以为只有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五是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说得太少,以为自己知道别人也知道。六是许多事情或问题,随便放在一起,没有中心,没有层次,逐段读时还可以,读完全篇以后一片模糊。七是写到下句不管上句,写到后面不管前面。八是信手写来,离题万里,偏又爱惜,舍不得割弃。九是抄书太多,使人昏昏欲睡。

以上是我们常见的干警在叙事中的一些毛病和容易犯错的地方。重点侧重于应用文体写作上的问题,至于文学作品还有别的特殊问题,这里不去说它。我们的干警易犯这些毛病,也并不完全由于干警的思想水平写作水平真正就那样低,而常常由于许多同志花心思用功夫不够,尊重读者体贴读者不够。

内容要正确,表现形式要恰当,都是为了读者。好材料不仅要让读者容易懂得,比较相信,并且要能够吸引读者,使读者能够得到提高,得到愉快。这个境界不易达到,但我们检察干警总应该努力把材料写得讲究一点。写材料也是一种重要的工作方式,要不然革命年代怎么会有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之说呢?我们检察干警发表出来的材料是要对人民群众负责的。因此,从写作以前到写完以后,从内容到形式,凡属可能做到的反复研究,充分修改,都大有必要。我说这些,并不是说自己已经做到了这些,刚刚相反,正因为我也是粗心大意,不懂得写材料做文章的起码知识,经过这么多年分管政工、院办材料把关工作的实践与体悟,现在有了一点体会、有了一些迟到的觉悟,愿从此与撰写材料的干警一起努力而已。


责任编辑:石泉检察